他山之石

详情

他山之石首页> 当前位置:

认真学习“两论” 把握唯物辩证法 正确处理社会组织改革中的几个关系

来源: 浏览次数:36971 日期:2017-12-12

 马克思主义哲学是马克思主义学说的思想基础,是我们党不断从胜利走向胜利的强大思想武器。在革命、建设和改革各个不同历史时期,中国共产党人坚持把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同中国实际和时代特点相结合,形成了毛泽东思想和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不断把马克思主义中国化推向前进。党的十八大以来,面对世情、国情、党情发生的深刻变化,习近平总书记以非凡的理论勇气、高超的政治智慧和精深的哲学功底,以马克思主义哲学为思想内核,围绕治国理政新实践发表一系列重要讲话,提出一系列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蕴含着辩证唯物主义和历史唯物主义的世界观和方法论,创造性地形成了一个系统完整、逻辑严密的科学理论体系,实现了马克思主义中国化的新飞跃,是当代中国最鲜活的马克思主义,是我们党必须长期坚持的指导思想。当前重温毛泽东同志的《实践论》《矛盾论》,就是要重点学习习近平总书记系列重要讲话精神和党中央治国理政新理念新思想新战略,更加自觉地运用贯穿其中的科学思想方法和工作方法,树牢“四个意识”,增强“四个自信”,更好地把握规律,更加科学地指导实践、推进工作。
    作为指导管理全国社会组织的一名中央国家机关的党员干部,我们学哲学用哲学,学习“两论”,不仅要在“学”上下功夫,从经典著作中汲取养分,用好马克思主义哲学这把“金钥匙”,在“悟”上下功夫,融会贯通,夯实理论根基,站稳政治立场,从哲学高度思考把握矛盾的普遍性和特殊性,提高驾驭复杂局面的能力和水平。更要在“知行合一”上下功夫,学以致用,学用结合,在推进新时期社会组织改革发展管理的伟大斗争实践中,推动理论创新和工作创新。
    唯物辩证法的观点要求我们,要用联系的、发展的、全面的观点来想问题、办事情。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一项涉及多层次、多领域、多环节的系统工程,充满着千条万缕的关系和错综复杂的矛盾,这就需要我们注重整体把握、协调推进,特别要把握好以下几个关系。
(一)把握好党的领导与社会组织依法自治的关系
    坚持党的领导与社会组织依法自治的有机统一,是社会主义根本制度与核心价值观在社会组织领域的重要体现,是中国特色现代社会组织发展道路的根本属性。坚持党的领导,社会组织的发展方向才不会跑偏,才能在社会各方面发挥作用;尊重社会组织的社会性、民间性、非营利性,社会组织才会有活力。必须把两者有机统一起来,使社会组织党的建设与社会组织业务建设同步加强,发挥好各级党委在社会组织改革发展中总揽全局、协调各方的领导核心作用,同步增强社会组织依法自治功能,把社会组织培育成为党领导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事业的重要推动力量,党长期执政的可靠力量。也只有处理好党的领导与社会组织依法自治的关系,我国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才能保证正确的前进方向。
(二)把握好直接登记和双重管理的关系
    近年来,围绕直接登记和双重管理两大议题,各界莫衷一是,争论不断。理论方面,有研究提出,双重管理体制是政府对于社会组织发展的不成熟认识的产物,这一体制严重束缚了社会组织的培育与发展,直接登记势在必行。有的研究则认为,不能高估直接登记制度的作用。直接登记制度释放了合法性,但不等于解决了其他的问题。一旦直接登记后,社会组织的很多问题将会暴露,如能力不足、公信力不高、资源不配套等。实践方面,全国各地均在试水社会组织直接登记管理体制。能否处理好两者关系,对于此次改革的效果与成败,可谓意义重大。处理好两者关系的关键是,能否在两者间寻找到一个巧妙的“汇合点”。
    按照中央要求,成立行业协会商会类、科技类、公益慈善类、城乡社区服务类社会组织,直接向民政部门依法申请登记。成立政治法律类、宗教类等社会组织以及境外非政府组织在华代表机构,仍需要业务主管单位审查同意。由此确立了直接登记和双重管理相结合的社会组织登记管理体制。这意味着,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直接登记和双重管理将会同时并存。这种混合型管理体制,可以说是当前适合我国社会组织发展现状的一种现实选择。四类社会组织直接登记,使绝大多数发挥正能量的社会组织能够顺利登记,体现了中央要大力发展社会组织、发挥社会组织作用的决心和意志。同时,考虑到部分社会组织比较复杂,管理难度较大,对四类之外的社会组织依然保持双重管理,体现了改革要循序渐进、稳步推进的精神,体现了发挥各方面各部门齐抓共管、综合治理的要求,为直接登记改革的顺利推行提供了兜底支持,对社会组织健康有序发展也是很大推动。
(三)把握好“一业多会”和“一业一会”的关系
    根据《社会团体管理登记条例》的规定,在同一行政区域内已有业务范围相同或者相似的社会团体,没有必要成立的,登记管理机关不予批准筹备。各省市制定的行业协会管理办法沿用上述管理登记条例中的相关规定,一般都有“一业一会”的制度限制。由于“一业一会”极易导致行业协会的缺乏竞争、失去活力,近年来,社会各界对“一业多会”的呼声越发高涨。此次改革,中央明确提出,要逐步推进行业协会商会与行政机关脱钩,引入竞争机制,探索“一业多会”,由此将打破长期以来行业协会“一业一会”的自然垄断地位。截至目前,部分行业已经实现了“一业多会”。例如,基金会、社会服务机构原本就是“一业多会”在慈善、教育领域基金会比比皆是。即便是社会团体,多年来,我国行业协会在登记过程中,已初步探索按照国民经济行业分类的小类标准设立行业协会,并允许在同一行业按产业链有关环节、经营方式和服务类型适度设立行业协会,这也就在事实上使部分行业形成了“一业多会”、适度竞争的发展格局。
    “一业多会”与“一业一会”是否就是水火不相容的两个对立面呢?答案并非如此。在探索“一业多会”的过程中,我们需要注意:一方面,是“一业多会”还是“一业一会”,应该充分考虑各个行业的具体情况,不能采取“一刀切”的改革方式。比如,对于部分自然垄断行业和涉及国计民生的重要行业,对于部分经常代表国家参与国际交往的重要行业,就更适合坚持“一业一会”的原则。另一方面,探索“一业多会”并不意味着实行同质化的低水平无序竞争。行业协会作为会员企业的集合体,对行业有着巨大的影响力和引导作用。如果在行业领域、业务范围、会员主体、活动地域等方面实行同质化的完全竞争,会使行业企业无所适从,容易给行业发展带来混乱,加重企业负担,不符合中央改革的精神。有研究者坦言:如果没有相应的措施应对新制度环境下行业协会运行逻辑的转变,取消‘一业一会’制度不但可能降低行业协会运行绩效,还可能由此引发新的问题。
(四)把握好数量增长和质量提升的关系
    社会组织发展和作用的发挥,既需要数量和规模的不断增长,又需要质量和能力的持续提升,作为衡量社会组织发展的两个基本维度,二者不可偏废。当前,我国社会组织发展整体还处于初级阶段。尤其是在发展质量方面,组织建设不健全、经费不足、人才短板等一系列问题,致使社会组织整体质量水平处于偏低水平,拥有核心竞争力的社会组织严重匮乏。尽管随着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的推进,我国社会组织发展会迎来一定数量的增长,但与数量增长相比,在改革的过程中,我们更应该重视质量的提升,这才是决定改革成败的关键。只有社会组织的质量真正强大起来,数量才具有真实的意义。尤其是在直接登记制度改革推进过程中,不能为了追求数量增长而牺牲对质量的要求。相反,随着政府转移职能等配套政策的不断完善、综合监管体系的不断建立和社会组织法人治理结构的不断健全,社会组织质量提高和能力提升的重要意义将会日益得到凸显。
(五)把握好降低门槛与必要门槛的关系
    门槛问题是此次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的一项核心议题。此次改革对四类社会组织实行直接登记,对行业协会商会引入竞争机制,探索“一业多会”,对城乡社区社会组织由街道乡镇实施管理,在一定程度上是降低了社会组织登记的门槛,使一些经济社会发展需要却因得不到业务主管单位批准或受限于“一业一会”限制而无法登记的社会组织有望获得合法登记。这体现了中央关于改革行政审批制度,转变政府职能,向社会放权的精神,也符合经济社会发展的需要和人民群众的期待。
但是,降低门槛不等于不要门槛,社会组织作为一类法人组织形式,其成立登记应当具备一定的条件,以符合其法人活动的需要。因此,改革不是单纯地降低登记门槛,而应当根据经济社会发展的实际需要科学合理地设置登记门槛。首先是政治门槛,对违反国家根本制度,破坏国家稳定、安全、主权,违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与道德风尚的组织,坚决不能予以登记。坚决依法惩处违法违纪的社会组织和非法组织。其次要制定各级各类社会组织的设立标准和条件,特别是技术标准和层级标准,成立全国性社会组织,须具有广泛代表性和影响力,有一定的权威性。对基金会,民政部登记的基金会与地方登记的基金会在注册资金上应该有较大不同,为适应在全国活动的要求,民政部登记的基金会必须有相当的规模,能够幅射一定范围。
(六)把握好社会组织改革与其他改革的关系
    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是全面深化改革的有机组成部分,不能单兵突进,需要与其他改革统筹协调,特别是要处理好与行政体制改革和事业单位改革的关系。行政体制改革的深化,有助于政府转变职能,厘清政府与社会的关系,将政府不应行使和可以由社会组织承担的事项,转移给社会组织,为社会组织改革提供条件。事业单位分类改革,有助于营造公办、民办社会服务公平发展的环境,为社会组织发挥作用创造更大空间。在事业单位分类改革中,将有一部分公益性事业单位转型为社会组织。新增社会公益事业以及非基本公共服务可以由社会力量承担,基本公共服务提供也要通过购买服务的方式,更多地由社会组织承担。广东等地明确原则上不新设事业单位,更多地发挥社会组织作用的办法。就是一种新的探索。只有处理好社会组织改革与其他改革的关系,我国社会组织管理制度改革才能有源源不断的力量。
(七)把握好民政部门与其他部门的关系
    社会组织管理主体职责的重新划分,也是此次改革的一项重要内容。按照中央的改革要求,对四类社会组织实行直接登记,成立这些社会组织将不再需要业务主管单位审查批准,直接向民政部门依法申请登记。这确实加强了民政部门在社会组织管理和服务中的职责。但是,社会组织工作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涉及经济、社会诸多领域,仅靠民政部门是无法完成的。中央同时也明确提出,要建立健全统一登记、各司其职、协调配合、分级负责、依法监管的中国特色社会组织管理体制。这就需要处理好民政部门与有关部门的关系。一方面,明确部门职责,做到各司其职,原有双重管理业务主管单位的管理职责不仅不能削弱还要加强,特别是有关脱钩后行业主管部门要将社会组织纳入行业管理,进行业务指导,根据本行业本领域的特点制定行为规范和扶持发展政策;相关综合职能部门要在各自职责范围内做好对社会组织的管理和服务,加强综合监管,切实履行职责。另一方面,强化部门协调,借鉴一些地方行之有效的社会组织工作领导(协调)小组等做法建立健全部门协调机制,如改革领导小组、联合执法机制、资金监管机制等。此外,还应注重完善信息系统,实现部门间信用信息共享,努力形成各部门齐抓共管、协同管理的工作合力,以进一步提升管理服务效率和效能。